新的一年,要让自己坐前排

夜读.gif

1

岁末年初,我身边很多人都患上了年底焦虑症。时间总是在走到一个阶段的尾巴上,才会提醒大家思考些什么,才会让人有回头认真看看的冲动。

前几天,我的朋友阿强也出现了焦虑的症状。他的焦虑,写在眉梢眼角。他说,还好现在的日历都是电子的,不像从前,过一天撕一页,年底时,日历只剩下孤零零几页,人走过时,日历甚至会飘起来,让人心生抓不住时光的慌张。那种感觉更可怕。

我问,是不是因为工作上没有大的突破,所以觉得一年白过了?他回答“是”,很快又补充说,也不完全是这样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每次回望岁月,都更害怕看到自己敷衍时光的影子。

他思索了一下说,那是一种不愿坐前排的心态

这一年来,他不曾让自己坐前排,在他看来,那代表着不曾拼尽全力的松弛、躲闪和逃避。比起所谓的一事无成,他更怕看到这样的自己。成就不可强求,但是成为什么样的自己,却完全由自己掌控。而他在过去的一年,连这点掌控权都放弃了。

阿强举了个例子给我听。公司的内部会议,他从来都是坐在靠后的位置。他不喜欢坐前排。会议嘛,随便应付下就好。坐在后排,他不用担心会议无聊,时间太过难熬。他可以随意打盹儿,只要睡着的动作不夸张,没人会注意到他的眼睛是睁开还是闭着。若是毫无睡意,他还可以随意翻看手机,自我娱乐。而会议一结束,他起身离开的速度比任何人都快。

2

当然,对座位的选择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,不可一概而论。阿强所谓的不喜欢“坐前排”,其实是一种消极逃避态度的具体外在表现形式。这种心态还体现在他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比如,领导安排工作时,他从来不敢主动请缨,说一句:“这个我来。”他总是躲得远远的。实在避不开,也会试图推卸:“领导,这个我怕自己做不来。”

完成任务时,若能花一分力气草草了事,他绝不会再多花一丝精力去完善和总结。

他把担当责任的机会,推得一干二净。因此,给人留下了难成大事的印象。所以,这几年,他在工作上一直是个半吊子,升职加薪总是轮不到他。

在生活中,也是如此。阿强和爱人与父母同住。婆媳关系,几乎是每个家庭都难以避开的难题。阿强的爱人和婆婆也不例外,相处一直不太融洽。

每次两人出现分歧时,她们都会找阿强评理。他在处理婆媳关系上,从来不曾认真对待。

其实,婆媳本来没什么大的矛盾和不满,阿强这么消极应付,时间长了,不仅没有解决问题,反而增加了两人的隔阂。矛盾日积月累,变得有些难以调和。

开会图.jpg

3

阿强说,他“不喜欢坐前排”,就是消极心态的体现,遇事喜欢躲,躲不了了才硬着头皮去应付。敷衍了事时,他还不忘给自己留下诸多借口和退路。

他向自己表态似的说,新的一年,他一定要坐前排,凡事都不再逃避躲闪。我明知他意之所指,却故意反问:“要是前排没位置,怎么办?”

他听出了我的调侃,并不直面回答,而是顺着我的话说道:“你别逗了。谁家公司开会,员工会抢第一排坐?大家都抢着坐最后一排。”

听他这么一说,我回忆起读书时的事儿。那时,很多同学都有“不愿意坐前排”的心理。上课时,大家齐刷刷地往后坐,老师面前的前三排总是空空荡荡的。

但是,我有一个同学特别喜欢坐第一排。每次上课,她都早早地到教室,坐在第一排正中央的位置。我们曾经坐在她后面拍了一张照片,然后配文:“这节课,课堂上只有一位学生。”图片和文字的搭配毫无违和感。

有一次,她生病请假,第一排正中央的位置就空了出来。老师进教室问的第一句话是:“某某今天没来上课?”

班长回答:“老师,她生病请假了。”

大学课堂上,大部分老师都不太记得住学生的名字,认识学生基本靠点名册。而我的这位同学,每个老师都能记住她。

能量.jpg

4

毕业之后,喜欢坐第一排的那个同学虽然不是混得最好的,但她的生活一直自律有节奏,从来不曾兵荒马乱过。我们很少见她频频回头,生出荒废光阴的懊悔。

而我们这些喜欢坐后排的人,大都遭遇过生活的乌烟瘴气。我们总是在回望时光时,生出碌碌无为的感慨。我们习惯于给自己留下后退和放纵的机会,不曾认认真真拼尽全力。

所以,“前排”从来不是简单一个座位而已。“坐前排”的意义也不仅仅在于占据最显眼的位置,获得更多关注,争取更多机会。那更代表着一种认真严谨的人生态度,是一场积极的追逐。它会给我们的整个人生带来“前排效应”,让人保持紧张感和压力感,从而不断进步。

那些喜欢“坐前排”的人,往往最终都变成了成熟有担当的人。遇到问题时,他们倾向于勇敢地面对,积极解决,努力争取。面对每一次时光倒计时,他们往往都能从容淡定地收尾,继续下一场奔赴。生活,更容易记住这样认真执着的脸。

那么,新的一年,愿我们每个人都能积极“坐前排”,在人生路上越前行越勇敢,越勇敢越欢喜!

来源:富书(ID:zhongchoudushu)| 作者:萧萧依凡,富兰克林读书俱乐签约作者,著有《仅有一次的人生,就要酣畅淋漓地活》。简书@萧萧依凡,微博@萧萧依凡2016 | 主播:郭珮瑶

本站所有数据均提取人民日报夜读微信 任鹏鹏 & Maffi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