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人生有多少可能性?

0.gif

1

一个女孩向我提出了一个问题:她在大城市工作了三年,时至今日,工资仍旧没有赶上自己的房租和花销。每逢节假日,自己一个人待着,又常常觉得孤单。加上父母催促,与其在大城市受苦,不如回到老家找份工作,在父母眼皮底下,朋友也多些。

  女孩想给自己找一个留在大城市的理由,但找来找去又似乎没有找到。

  关于“生活的意义”这件事,在女孩身上可以具体为“在大城市工作生活的意义”。这种意义有时候对我们这些漂泊在一线城市的人来说,就是某种支撑,支撑着我们和糟糕的室友合租,在地铁上挤爆早餐奶,精打细算着过到每个月三十号;逢年过节回家,硬撑着给亲戚朋友们的孩子发红包;被问及在大城市过得怎么样,只能一个劲儿说好。

  我想起,自己也遭遇过同样的困境。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,面临两个选择:一个是回青岛老家,跟父母做生意。父母的生意在当地已小有名气,就算我做不成一个开疆拓土的大帝,也好歹能做个守成之君。我回到家,有车有房有人照顾,会过得很舒服。

  另一个则是,我一个人离乡背井,去上海,做一份月薪三千块的工作。那里一片未知,几乎没有一个朋友。

  我年轻气盛,当然是选择离家去远方了,我心中可是有一个完整的诗意世界呢。

2

  第一年,心中坦荡荡,凡事都新鲜,少年心境,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苦。

  第二年,工资有细微上升,依然不够花,想要满足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欲,要先看看钱包。看着同学们在老家混得越来越好,同龄人这个创业了,那个拿到A轮融资了,这个火了,那个已经爬升到需要我仰望的高度了。而我自己呢,还在格子间里低头看稿子,在合租屋里盖着被子想姑娘。周五下班后的黄昏,路上车水马龙,那就是我怀疑人生的时刻。

  没有人知道我还要多久才能混出头。我就像一只靠着血气之勇,猛闯迷宫的小老鼠,没有上帝视角,分不清哪个拐角是坦途,哪个拐角是死路,只能硬撑着,好在还年轻。

  第三年,工资再一次微调,但仍旧没有大的起色,滚滚红尘和我没关系,我只是大城市里众多寂寞灵魂中的一个。无论从哪个层面上来说,混到第三年,我似乎都一无是处。

  又是一天下班后的黄昏,面对着路上的车水马龙,我动摇了。要不就回家吧?回家多好,至少能在父母打拼半生的基础上开始建筑。说不定,用我学到的那些还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场的知识,用我这几年在大城市所谓的见识,能够把家里的生意做得更大一点。到时候,我也大小是个老板呢。

3

  我又分析了一下我回到老家之后的整个人生。

  我做着我爸喜欢但我不喜欢的生意,每天和机械、装饰材料、不锈钢打交道,和客户讨价还价,去讨要工程款,对我自己的员工负责,给他们更好的福利待遇。空闲时间,我可以继续自己的爱好,我在办公室里看看书,写写东西。

  到了年纪,按照“男大当婚”的规矩,我要开始考虑婚姻大事。朋友圈有限,初恋已经结婚,大学喜欢的女孩远在他乡,那怎么办?自己谈不到合适的,就别怪父母操心了。于是,我相亲,动用几乎所有的宗族关系网,相亲对象包括来推销保险的小张、客户刚刚毕业的女儿、同学婚礼上同学老婆给介绍的闺蜜……

  遇到真爱是小概率事件,挑肥拣瘦,亲戚们还会觉得你不靠谱,父母又天天催促,终于有一个还算不错的,一咬牙一跺脚,行啊,那就将就着吧。不敢说多喜欢,至少不讨厌。

  然后,结了婚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生了孩子。然后,身体发了福,操持着生意,养活孩子,操心孩子的学业。

  当然,心里还是有个远方的。想要写作,但孩子早上要早起上学,晚上要辅导功课,家里有柴米油盐。努力把这些事情办好了,深夜,坐在台灯下想要写点什么,好像又不知道要写什么了。

  终于,琐事萦怀,人还是得务实,放弃了,不写了,把自己毕生的梦想寄托在孩子身上。

4

  我看到了自己的后半生,其实已经是不错的生活,但我活得并不开心。

  我自然忍不住想,我来大城市是为什么来的?

  我出来工作了三年,很努力,但是没有人承诺你,到第几年你的事业会有起色;到哪一天,你的另一半会突然投怀送抱。实现理想这种事情,毕竟不是线性的,不一定跟时间成正比。

  西方有句谚语,说,没有一滴雨会认为自己造成了洪水。

  这原本是一个带着贬义的说法,但我不这么认为。我反而觉得,这样的说法里藏着某种可能性。

  在这个世界上,我们会普遍认为,我就是一滴雨,洪水那么大的事儿,跟我有什么关系呢?但仔细想想,每一滴雨水还真都是洪水的组成部分。

  拳法之中有个词叫“蓄势”,通俗一点说叫“憋”。当然,憋久了也可能憋坏了,不一定就能引起大洪水,但是不憋,则完全失去了可能性。

  其实,我们努力的因由、生活的意义,并不是虚无缥缈的东西,说穿了就是,通过自己的坚持和努力,给生活多造成一些可能性。这种可能性的珍贵之处,就在于它的不确定性。你一眼看过去,看不到三十年后的自己,也不知道自己是把世界变得更好了还是更坏了,甚至不知道多年以后你回忆起自己的决定会不会后悔。

  但未知的可能性包含了许多,成了,我应得的;不成,至少我试过了。

  所以,第三年,我没有离开上海,我选择了留下来,没有那么多高尚的理由。我们漂在大城市,去或者留,关键还是在于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。

  留下,不一定值得敬佩。离开,也未必就是妥协。

  做一滴雨有一滴雨的快乐,做一万分之一的洪水有一万分之一的洪水的快感。人生这种私人物品,可以听别人的意见,但一定要自己做决定。

  问问自己,是想要求稳舒服的人生,还是想要更多的可能性吧。

来源:宋小君(ID:mrsongxiaojun)| 宋小君 | 主播:杨江超 

本站所有数据均提取人民日报夜读微信 任鹏鹏 & Maffick